本篇文章2528字,读完约6分钟

本报记者张木东

利用风来施加力量。随着国外旅游消费的蓬勃发展,生态圈不断扩大。近年来,支付机构“走出去”的趋势明显,速度也在加快。

作为中国最大的非银行支付机构,截至2016年9月,支付宝可在8万多家海外线下商户使用,支付宝可在10个海外机场购物,支持18种货币结算。在用户方面,截至2016年10月,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金服的实名用户超过4.5亿,其中海外用户4000万,合作伙伴paytm服务的用户1.5亿,这意味着蚂蚁金服的海外用户接近2亿,占用户总数的30%。

支付“出海”记

传统支付机构也是快节奏的。根据银联国际的数据,截至2016年11月底,海外40多个国家和地区共发行银联卡6800多万张,比年初增加1500多万张。港、澳、日、韩、东南亚和一带一路市场是银联卡海外发行的主要区域。此外,去年前11个月,中国境外银联卡交易数量增长近50%,远高于中国境内发行的境外银联卡交易的增速。

支付“出海”记

蓝色海洋出现了

以海外消费为契机,填补闭环中的重要一步,是支付机构“走出去”的主要动力和机遇。此外,国内支付市场的激烈竞争客观上鼓励了机构积极进入海外市场。

支付“出海”记

据艾瑞咨询数据,2015年,中国第三方互联网支付交易规模达到11.8万亿元,同比增长46.9%,支付宝、百度钱包和微信支付占据80%以上的市场份额。支付市场结构趋于稳定,这使得机构不断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

支付“出海”记

目前,跨境消费和旅游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发展势头,为支付机构的海外分销奠定了良好基础。根据《2016年中国出境旅游发展年度报告》,中国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游客出口国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境旅游消费国。2015年,中国大陆公民出境旅游人数达到1.17亿,同比增长9.8%,出境旅游目的地已扩展至151个国家和地区。该报告还预测,中国出境旅游市场将继续增长,2016年出境游客数量将同比增长11.5%,达到1.33亿人。

支付“出海”记

而国民消费力也呈现出同样的爆炸性趋势。根据世界旅游组织(世旅组织)的统计,到2015年,中国游客的海外消费已经增加到1045亿美元,连续位居世界第一。其中,65%的出境消费用于购物。

支付“出海”记

上述数字已成为支付机构积极拓展海外市场的重要原因。

可以看出,主要支付机构已经在一些热门旅游国家实现了很大程度的覆盖。截至去年9月,泰国几乎所有的自动取款机和近90%的商户都可以用银联卡取款或消费;日本一半以上的自动取款机可以用银联卡兑现,近50万商家接受银联卡支付;美国几乎所有的自动取款机和80%以上的商户都接受银联卡;新加坡所有的自动取款机和80%以上的商户都可以方便地使用银联卡,基本覆盖了游客经常光顾的消费场所。

支付“出海”记

在支付宝,布局更为发达的是建立当地生态的方式。去年7月,支付宝宣布推出“支付宝+”,向海外合作伙伴开放支付、跨境o2o和数据运营维护等基本功能,推动全球线下业务场景的拓展。目前,“支付宝+”已经登陆新加坡、泰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直接推动了国际业务范围和深度的不断拓展。从去年10月1日到5日,中国用户使用支付宝在海外市场支付的金额同比增长了385%。

支付“出海”记

海外挑战

然而,支付机构的落地对于适应当地环境和监管仍有不同的要求。

支付宝东南亚总监张大勇告诉记者,由于蚂蚁金服是从中国发展而来,进入海外市场后,对海外消费者的需求和市场规律缺乏深入了解,需要合作伙伴共同发展。

支付“出海”记

从目前的布局来看,本地化流程是由这些支付机构共同选择的,如战略合作和资本合作。2015年,蚂蚁金服与印度的paytm联手,用了16个月的时间将用户从2000万扩大到1.5亿;2016年,蚂蚁金服与泰国扬金达成合作,每年有2000万人进入泰国旅游市场;ascend Group首席执行官普纳姆表示,基于双方的合作,他希望到2020年为泰国超过1亿个人和中小企业客户提供服务。

支付“出海”记

“因为他们更了解当地消费者和市场以及当地的监管规定。我们可以帮助合作伙伴构建最佳的支付平台,并提供基于大数据和云计算平台的数字金融系统。”张大勇认为,这是双方充分发挥各自优势的最佳选择。

支付“出海”记

与此类似,银联国际也通过参与当地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加快了业务本地化的进程。例如,在泰国,银行卡转账系统tpn(泰国支付网络)基于银联技术标准。基于这一系统,泰国创建了自己的借记卡品牌tpn,而prime bank已经开始大规模发行基于银联标准的银联tpn卡。

支付“出海”记

这种合作模式也使这些中国机构更受欢迎。张大勇表示,支付宝“走出去”的“让船出海”模式,意味着其技术和能力对出口开放,供海外企业使用。这种全球化模式更具利他性,将吸引更多来自政府和企业的邀请。

支付“出海”记

竞争与合作

除了应对“走出去”的风险和挑战,巨人之间的“对抗”还在继续。此外,国内支付机构不得不面对海外同行的竞争,如已经领先的苹果支付和贝宝。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3年6月以来,国家取消了对中国银联的一系列保护政策,这意味着中国银联已经失去了许多政策的保护伞,开始“裸泳”。此后,中国银联的海外扩张速度开始加快,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银联对海外市场的重视。对于更多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这是中国互联网金融生态化发展的成功经验,也可能是开拓海外市场的好方法。

支付“出海”记

然而,当谈到支付宝和中国银联的关系时,张大勇表示,这两种格式并不完全相同。支付宝主要是基于移动终端给用户提供更方便的体验,更注重场景的延伸,而中国银联则是基于信用卡消费来开展业务的。此外,他还表示,较早开拓海外市场的中国银联,为其他机构迈出新的一步提供了基础。“事实上,中国银联帮助开拓了当地市场。我们在海外更加合作,共同让中国消费者享受消费便利。”

支付“出海”记

目前,支付宝和中国银联处于海外支付业务发展的前沿,但对于整个市场的发展,它们需要更多的细化和差异化。此前,百度利用数十个国家和地区的地图业务,联系加油、餐饮和住宿等各种消费,涉及海外旅行和o2o高频支付场景。微信还从南非切入跨境支付,然后转向台湾,进一步扩大其海外分销。

支付“出海”记

越来越多的支付机构正试图“走出去”,与此同时,包括中国银联在内的支付机构也在努力从线下支付向网上预约支付和移动支付发展。今年1月初,中国银联与京东金融宣布合作,京东金融正式进入收购市场,双方的合作还包括海外支付业务。

标题:支付“出海”记

地址:http://www.aqh3.com/adeyw/5603.html